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地狱试炼
地狱试炼
暮菖兰从没想过自己死后会来这里。

  四周是一望无际的烈火熔岩,绵延不绝的火海沸腾翻滚,照亮了被遮天蔽日的巨大黑铁城墙投下的无边黑暗。无数不成形状的生物在地狱的火海中嘶吼咆哮,被烧得通红的黑铁兽卒在火海上肆意游动,对着不断挣扎的生物喷出炽烈的火焰,让他们的挣扎变得绵软无力,与沸热的熔岩化为一体。

  「啪」惊堂木一声响,暮菖兰这才从起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她转过头看向身前,身着官服的判官端坐在判桌后,手拿惊堂木怒视着她。

  「罪人暮菖兰,你可知为何会被拿下到这地狱最底层的无间地狱来么?」判官阴森森的问道。

  「大人,这一定是——」暮菖兰听闻无间地狱的名字,不由得花容失色,挣扎着想要分辩,但双手早已被拘魂索紧紧捆在身后,以极为羞耻的姿势跪在地上,话刚出口还未说完,身边的马面早已在她背后重重一脚,将她踢翻在地,连到嘴边的话也被堵了回去。

  「大胆!罪无可赦,还敢狡辩!」一旁色胆包天的牛头和马面早在前去抓捕暮菖兰的时候,就已经对暮菖兰那曼妙的身材和修长紧致的美腿觊觎不已,此时抓到借口,立刻逞能起来。牛头对判官说道:「大人,此女生性狡猾,一生骗人无算,事到如今尚在狡辩,不如让我兄弟们先给她来个下马威,杀杀她的威风!」
  「准!」判官随手丢下一枚令牌:「先打五十!」

  牛头马面早已按捺不住,牛头色心一起,等不及褪去暮菖兰的衣衫,手里用
  饕餮骨支撑的杀威棒就对着暮菖兰因为趴伏在地上而高翘丰满的美臀狠狠的抽打
  下去,一棍结结实实的抽在暮菖兰美臀上,只听暮菖兰情不自禁的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娇促喘息,原本就只能勉强遮挡住她臀部的墨绿衣衫顿时迸裂成几片碎布,露出暮菖兰结实饱满的雪白臀肉来,此时她白皙如玉的肌肤因为抽击而红肿起来,更刺激着牛头马面两人辣手摧花的神经。

  「嘿嘿,寻常女人被打这一下无不惨叫嚎哭,没想这骚婊子竟然只是哼哼一声,听起来还蛮享受的嘛。」马面阴险的笑了两声,手里的杀威棒再次高高举起:「兄弟,加把力,让她爽个够!」

  牛头听了,立刻举起大棒,两人一左一右,狂风暴雨般的棒子狠狠抽在她挺拔的美臀上,一时间整个地狱里似乎只剩下此起彼伏的硬物撞击肉体的脆响,引得周围鬼卒们无不骚动起来。

  牛头马面最喜欢这般淫虐美女,更何况遇到了这武功高深难以轻易伤及的江湖侠女暮菖兰,手里的棒子只顾着朝她最敏感难耐的部位重重抽打,尤其是两瓣雪白的臀肉间那道幽深的臀沟里,娇嫩的肌肤没少被大棒光顾,尤其是两瓣臀肉因为抽打而红肿起来时,有时那棒子抽下甚至会深陷在臀沟里,引得周围鬼卒们哈哈大笑。

  只是这下可苦了暮菖兰,暮菖兰虽然武功高深,行走江湖数年间更习得无上轻功,一双美腿不仅挺拔修长,结实饱满,而且骨柔筋健,曲伸有力,弹性过人,而她更不在乎以身体为代价交换所欲之物,所以一袭墨绿短裙更是让美腿翘臀尽显无遗,不知在江湖上引得多少男人心痒难耐,却不料地狱这帮家伙根本不知何谓怜香惜玉,一通乱棍打下,虽然不至于伤及根本,但也是裙衫破裂,雪白翘臀被打得肿起来,看起来就像蜜桃一般,更惹人欲火高涨。

  捱到三十多棍,起初硬挺的暮菖兰还只是哼哼两声,到了这时,已经情不自禁的绷直了身体,闭着眼面露痛苦表情的痛叫起来:「哎呦,哎呦!大人——」
  「闭嘴!还敢狡辩!」牛头一脚踏在暮菖兰的侧脸上,双手大棍舞得更是卖力,棍棍打下,都让暮菖兰红肿的雪臀美肉一颤一颤,更添娇嫩欲滴。

  「妈的,让你叫得这么骚!这么骚!」马面兴奋的面红耳赤,手里的棍子专打暮菖兰两腿间娇嫩处,同时也专挑暮菖兰还完好的臀肉狠狠的打,每一下都让暮菖兰原本白嫩的肌肤变得一片惨白,旋即红肿起来。

  五十棍转眼打完,暮菖兰此时已经疼得眼泪直流,脸上沾着地上的灰烬,让她美艳无比的脸颊变得一片狼藉,却也让人看了更有想要蹂躏的感觉,此时她行走江湖的脾气也上来了,仰着冷艳的脸,羞恼的盯着判官,怒斥道:「哼,你们还有什么花样,尽管朝姑奶奶来吧!」

  「哼,你这罪人,都到了这永世沉沦的无间地狱,还敢如此猖狂,看我们到时候怎么让你丢掉所有的尊严和人格,像狗一样求我们的!」牛头恶狠狠的训斥着,他血红的眼睛盯着暮菖兰通红的臀部软肉间那抹若隐若现的蜜穴,情不自禁的发出沉重的喘息。

  「就让本官告诉你!罪人暮菖兰,犯下杀生、欺骗、出卖朋友,害死故交,更协助夜叉摄政王魔翳扰乱六界秩序,罪无可恕,故打入无间地狱,永世沉沦!」
  判官冷哼几声,怪笑着说道:「当然,本判官从善如流,念你曾经试图将功补过,还可以给你一次补救机会,你是想永远留在这里,还是超脱苦海,重入轮回?」

  「不管是什么折磨都尽管来吧!」暮菖兰咬着牙恨恨的说道:「只要我能离开这里,一定会要你们好看的!」

  「哼,那你得先出得去再说。」判官轻蔑的一挥手,只见一望无际的火海之上忽然一片激烈震动,一座巨大的不知什么物质的桥梁从火海中升起,一直绵延向无限远处巨大的黑铁城墙,判官指着远处说道:「你只要能坚持到尽头,便可以脱离无间地狱。」

  「嗯,这有什么难的!」暮菖兰自负武功高超,虽然刚被狠狠打了一顿,却也并不在意。

  「哼哼,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要不然为什么这么多人宁愿留在火海里永世受苦,也不愿意从这里逃出去。到时候看你怎么哭着求饶的!」牛头在一边幸灾乐祸的淫笑道:「你根本不知道上面会经历什么,要知道任何生物在无间地狱中不管经历什么都不会死亡,到时候会让你求死不能的。」

  「好了,废话也不用多说,既然你想走,那就赶快动身!」判官随手一挥,束缚着暮菖兰的拘魂索立刻脱落下来,判官冷着脸说道:「这里的地狱闯关规矩与其它地狱相同,你且听好,如有违反,立刻视为挑战闯关失败!

  1、不得使用内力;

  2、承受完所有的惩罚;

  3、闯关过程中求饶属于失败;

  4 、每一关闯关人都可以自行选择是否需要鬼差的帮助。」

  「嘿嘿,我说你趁早放弃,反正到时候又要回来成为我们永久的肉便器,还不如少受点苦。」马面在暮菖兰身后嘿嘿的淫笑道,暮菖兰正咬着牙艰难的试图爬起身,马面粗糙的手掌狠狠的在她红肿的美臀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疼得暮菖兰眼泪都溢了出来,脚步踉跄,几乎站立不稳又要跌倒。

  「我只要能逃出去,绝对会有你好看的!」暮菖兰瞪了他一眼,咬着牙继续往前走。

  「踏上这千鬼万劫床,即视为开始接受挑战,从这里到出去,你总共可以召唤三次鬼差帮助,可不要滥用啊!」判官阴森森的说道。

  暮菖兰轻蔑的冷笑了一声,迈步走上桥去。她刚踏上那看起来平凡无奇的铁桥一步,立刻发觉脚下所及之处变得异常松软,急忙低头去看,这才惊讶的发现原本寻常的铁桥竟然变成由无数双纠缠在一起的手臂组成,暮菖兰刚来得及低头看向脚下密密麻麻的无数双伸向自己的枯黄手臂,一双枯黄的手臂已经如同铁箍般紧紧的抓住了她修长的美腿。

  枯黄手臂虽然是由斩下的历朝历代各种罪大恶极的罪人的双手制成,早已干枯朽烂,但是抓住暮菖兰的手依旧抓得暮菖兰疼痛难忍,自己平生最得意的美腿被这般粗暴的抓住,暮菖兰下意识的就要抬腿去踢,这才发现自己身体绵软无力,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身出众武功竟已经消失无踪,此时的她也与普通人无异了。
  「这——」暮菖兰吃痛正要叫出声来,无数双枯黄的手臂已经抓住她的身体各个部位,暮菖兰根本来不及挣扎,重心不稳,已经被硬生生拉扯仰面翻倒在桥面上,瞬间一双手臂已经从她的双臂之间穿过,抓住了她丰满的胸部,接着又有几双手分别抓住了她试图抬起的双手,牢牢锁在了桥面上。

  「嘶啦」一声裂帛声响起,暮菖兰只觉得身上一凉,低头看去,身上衣服已经被抓住身体的手臂瞬间撕得粉碎,暮菖兰雪白的胴体顿时一览无余,暮菖兰虽然并不在意用身体去色诱敌人,但是还是第一次如此模样赤身裸体的暴露在大庭广众面前,更何况周身无数